Psst...

Hey, we’re working on a new feature to help improve your pronunciation. We are looking for some people to test this new feature once it is ready. Join our mailing list to get notified about early access, as well as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about RhinoSpike. Join the list

Chinese - Mandarin Queue

Kuravella
4194 Characters / 0 Recordings / 0 Comments
"格非。紫竹院的约会 7月26日中午,我的同事裴钟打来了一个电话。他说,我托他办的事又有了些眉目。下午3点,在紫竹院。我从未托他办过任何事,但他总喜欢这样说。 他是一个热心而富有幽默感的人。说他热心,那是因为除了教书和写作之外,他将撮合我的婚姻看成他的基本使命。他已经替我介绍了11位姑娘,年龄在18岁到38岁之间。说他有幽默感,因为我知道,11位姑娘中至少有4位后来成了他自己的情妇。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游戏,我们都从中得到了莫大的乐趣。 我在大学里教授《语言学概论》。43岁。迄今孤身一人。尽管我的天性中对女人的反应较为迟钝,但我也知道阴阳失调所带来的后果。我从我所豢养的一只黑猫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说明――她在第二个发情期不堪孤独的重负而发了疯。 “你不一定要和那些女人同床共枕,”有一次裴钟对我说,“但哪怕闻闻她们身上的气味也好。”我记得那是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快餐店里,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邻座的一位高大的女人。他认为那个女人的乳房有些特别。我们都笑了起来。随后他认真地对我说,假如我有兴趣,他明天就可以带个女孩来。“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魂飞魄散。” 据说,最终给人类带来希望和慰藉的只不过是一些空洞的词语而已。裴钟给我带来的那些姑娘,一个个从晦暗的背景中闪现出来,又一个个变得黯淡无光。她们只是一朵朵流云,或者说,一缕缕香水的气息,在我眼前转瞬即逝,留下来的正是这样一些破碎的词汇:语调、笑容、步态、裙子的颜色,也许还有一些吃剩的果皮和瓜子壳。 我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我一生都在与词汇打交道。我明白,灾难总是相对的――假如你要从一个悲苦的故事中读出喜悦,只要改变一下它的语法结构就可以了。即便将一绺绺破布连缀在一起,你也能得到一片灿烂的织锦。总之,我感到心满意足。 我就生活在这些陌生的女人们中间。与她们在书房里喝茶,去公园散步,谈论着股票和期货、夕阳和阴雨、辞词和卦象,时间过得很快。大部分女人都有着很好的修养。即使她们想提前结束约会,也会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比如说,她忽然想起临出门时忘了关掉煤气……只有少数人会公开流露出对我的不满、轻蔑甚至敌视。有一个姑娘刚刚跨进我的书房就转身离去了,那情景就像她在匆忙中走错了房间。 简而言之,所有的女人在第一次约会后都将永久消失,无―例外。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并不为此而感到沮丧。 我有一个逻辑,在裴钟看来也许是荒谬的,我们曾争论过几次。我举例说,很多人对钓鱼上瘾,仅仅是因为他们喜欢钓鱼而已,并非贪图美食。而裴钟的意见恰恰相反,他更醉心于那些实质性的内容。任何一个在街上走过的漂亮女人都会牢牢地吸引住他的视线,只要她们俯身低头,他的目光即会同时探入她们的衣领。对他来说,所有花枝招展的少女都意味着一种召唤,那是沉睡的肉体渴望苏醒的呼喊:快来吧,快来×我吧…… 他这样说,自然淫荡之极。可他转而又说,除了欲望,无休止的欲望的对象所激起的期待,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值得留恋。他长得高大英武,气度不凡。不光是女人,男人们一旦与他相识,也会顿生如沐春风之感。当然,他还有生理方面的无与伦比的优越感。我们经常在学校的公共浴池洗澡。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当他提出与一个女人分手时,对方总是以自杀相威胁;为什么在拍毕业照的时候,两个女生发了疯似地朝他身边挤,最终扭打在一起;为什么他的妻子对他的管束和提防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
mariu5
5952 Characters / 0 Recordings / 0 Comments
"公元一九○六年,即清朝光緒三十二年的舊歷正月十四,我出生于北京的醇王府。我的祖父奕言瞏,是道光皇帝的第七子,初封郡王,后晉親王,死后謚法“賢”,所以后來稱做醇賢親王。我的父親載灃,是祖父的第五子,因為第一和第三、四子早殤,第二子載湉被姨母慈禧太后接進宮里,當了皇帝(即光緒皇帝),所以祖父死后,由父親襲了王爵。我是第二代醇王的長子。在我三歲那年的舊歷十月二十日,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病篤,慈禧突然決定立我為嗣皇帝,承繼同治(載淳,是慈禧親生子,載湉的堂兄弟),兼祧光緒。在我入宮后的兩天內,光緒与慈禧相繼去世。十一月初九日,我便登极為皇帝——清朝的第十代,也是最末一代的皇帝,年號宣統。不到三年,辛亥革命爆發,我退了位。 我的記憶是從退位時開始的。但是敘述我的前半生,如果先從我的祖父和我的老家醇王府說起,事情就會更清楚些。 醇王府,在北京曾占据過三處地方。咸丰十年,十九歲的醇郡王奕囗奉旨与懿貴妃葉赫那拉氏的妹妹成婚,依例先行分府出宮,他受賜的府邸坐落在宣武門內的太平湖東岸,即現在中央音樂學院所在地。這就是第一座醇王府。后來,載湉做了皇帝,根据雍正朝的成例,“皇帝發祥地”(又稱為“潛龍邸”)須升為宮殿,或者空閒出來,或者仿雍王府(雍正皇帝即位前住的)升為雍和宮的辦法,改成廟宇,供奉菩薩。為了騰出這座“潛龍邸”,慈禧太后把什剎后海的一座貝子府賞給了祖父,撥出了十六万兩銀子重加修繕。這是第二座醇王府,也就是被一些人慣稱為“北府”的那個地方。我做了皇帝之后,我父親做了監國攝政王,這比以前又加了一層搬家的理由,因此隆裕太后(光緒的皇后,慈禧太后和我祖母的侄女)決定給我父親建造一座全新的王府,這第三座府邸地址選定在西苑三海集靈囿紫光閣一帶。正在大興土木之際,武昌起義掀起了革命風暴,于是醇王府的三修府邸、兩度“潛龍”、一朝攝政的家世,就隨著清朝的歷史一起告終了。 在清朝最后的最黑暗的年代里,醇王一家給慈禧太后做了半世紀的忠仆。我的祖父更為她效忠了一生。 我祖父為道光皇帝的庄順皇貴妃烏雅氏所出,生于道光二十二年,死于光緒十六年。翻開皇室家譜“玉牒”來看,醇賢親王奕囗在他哥哥咸丰帝在位的十一年間,除了他十歲時因咸丰登极而按例封為醇郡王之外,沒有得到過什么“恩典”,可是在咸丰帝死后那半年間,也就是慈禧太后的尊號剛出現的那几個月間,他忽然接二連三地得到了一大堆頭銜:正黃旗漢軍都統、正黃旗領侍衛內大臣、御前大臣、后扈大臣、管理善扑營事務、署理奉宸苑事務、管理正黃旗新舊營房事務、管理火槍營事務、管理神机營事務……。這一年,他只有二十一歲。一個二十一歲的青年,能出這樣大的風頭,當然是由于妻子的姐姐當上了皇太后。但是事情也并非完全如此。我很小的時候曾听說過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天王府里演戲,演到“鍘美案”最后一場,年幼的六叔載洵看見陳士美被包龍圖鍘得鮮血淋漓,嚇得坐地大哭,我祖父立即聲色俱厲地當眾喝道:“太不像話!想我二十一歲時就親手拿過肅順,像你這樣,將來還能擔當起國家大事嗎?”原來,拿肅順這件事才是他飛黃騰達的真正起點。 這事發生在一八六一年。第二次鴉片戰爭以屈辱的和議宣告結束,逃到熱河臥病不起的咸丰皇帝,臨終之前,召集了隨他逃亡的三個御前大臣和五個軍机大臣,立了六歲的儿子載淳為皇太子,并且任命這八位大臣為贊襄政務大臣。第二天,咸丰帝“駕崩”,八位“顧命王大臣”按照遺命,扶載淳就位,定年號為“棋祥”,同時把朝政抓在手里。 這八位顧命王大臣是恰親王載垣、鄭親王端華、協辦大學士戶部尚書肅順和軍机大臣景壽、穆蔭、匡源、杜翰、焦佑瀛,其中掌握實權的是兩位親王和一位協辦大學士,而肅順更是其中的主宰。肅順在咸丰朝很受器重,据說他善于擢用“人才”,后來替清廷出力鎮壓太平天國革命的漢族大地主曾國藩、左宗棠之流,就是由他推荐提拔的。因為他重用漢人,貴族們對他极其嫉恨。有人說他在太平軍聲勢最盛的時期,連納賄勒索也僅以旗人為對象。又說他為人凶狠殘暴,專權跋扈,對待异己手腕狠毒,以致結怨內外,种下禍根。其實,肅順遭到殺身之禍,最根本的原因,是他這個集團与當時新形成的一派勢力水火不能相容,換句話說,是他們沒弄清楚在北京正和洋人拉上關系的恭親王,這時已經有了什么力量。 恭親王奕訢,在咸丰朝本來不是個得意的人物。咸丰把奕訢丟在北京去辦議和,這件苦差事卻給奕訢造成了机運,奕訢代表清廷和英法聯軍辦了和議,接受了空前喪權辱國的北京條約,頗受到洋人的賞識。這位得到洋人支持的“皇叔”,自然不甘居于肅順這班人之下,再加上素來嫉恨肅順的王公大臣的慫恿,恭親王于是躍躍欲試了。正在這時,忽然有人秘密地從熱河“离宮”帶來了兩位太后的懿旨。 這兩位太后一位是咸丰的皇后鈕祜錄氏,后來尊號叫慈安,又稱東太后,另一位就是慈禧,又稱西太后。西太后原是一個宮女,由于怀孕,升為貴妃,儿子載淳是咸丰的獨子,后來當了皇帝,母以子貴,她立時成了太后。不知是怎么安排的,她剛當上太后,便有一個御史奏請兩太后垂帘听政。這主意遭到肅順等人的狠狠駁斥,說是本朝根本無此前例。這件事對沒有什么野心的慈安太后說來,倒無所謂,在慈禧心里卻結下了深仇。她首先讓慈安太后相信了那些顧命大臣心怀叵測,圖謀不軌,然后又獲得慈安的同意,秘密傳信給恭親王,召他來熱河离宮商議對策。當時肅順等人為了鞏固既得勢力,曾多方設法來防范北京的恭親王和离宮里的太后。關于太后們如何避過肅順等人的耳目和恭親王取得聯系的事,有种种不同的傳說。有人說太后的懿旨是由一個廚役秘密帶到北京的,又有人說是慈禧先把心腹太監安德海公開責打一頓,然后下令送他到北京內廷處理,懿旨就這樣叫安德海帶到了北京。總之,懿旨是到了恭親王手里。恭親王得信后,立即送來奏折,請求覲見皇帝。肅順等人用“留守責任重大”的“上諭”堵他,沒能堵住。肅順又用叔嫂不通問的禮法,阻他和太后們會見,依然沒有成功。關于恭親王与太后的會見,后來有許多傳說,有的說是恭親王化妝成“薩滿”進去的,有的說是恭親王直接將了肅順一軍,說既然叔嫂見面不妥。就請你在場監視好了,肅順一時臉上下不來,只好不再阻攔。還有一個說法是恭親王祭拜咸丰靈位時,慈禧太后讓安德海送一碗面賞給恭親王吃,碗底下藏著慈禧寫給奕訢的懿旨。總之,不管哪個傳說可靠,反正恭親王和太后們把一切都商議好了。結果是,太后們回到北京,封奕訢為議政王,八個顧命王大臣全部被捕,兩個親王賜自盡,肅順砍了頭,其余的充軍的充軍,監禁的監禁。載淳的年號也改為“同治”,意思是兩太后一同治政。從此開始了西太后在同光兩代四十七年垂帘听政的歷史。我的祖父在這場政變中的功勳,是為慈禧在半壁店捉拿了護送“梓宮”返京的肅順。我祖父于是獲得了前面所說的那一串頭銜。 此后,同治三年,奕囗又被賜以“加親王銜”的榮譽,同治十一年正式晉封為親王。同治十三年,同治皇帝去世,光緒皇帝即位,他更被加封親王“世襲罔替”,意思是子孫世代承襲王爵,而不必按例降襲。在光緒朝,恭親王曾几度失寵,但醇親王受到的恩典卻是有增無已,极盡人世之顯赫。 我在醇王府里看見過祖父留下的不少親筆寫的格言家訓,有對聯,有條幅,挂在各個儿孫的房中。有一副對聯是:“福祿重重增福祿,恩光輩輩受思光”。當時我覺得祖父似乎是心滿意足的。但我現在卻另有一种看法,甚至覺得前面說到的那個看戲訓子的舉動,祖父都是另有用意。 如果說二十一歲的醇郡王缺乏閱歷,那么經歷了同治朝十三年的醇親王,就該有足夠的見識了。特別是關于同治帝后之死,醇親王身為宗室親貴,是比外人知之尤詳,感之尤深的。 ..."
bangbang1
235 Characters / 0 Recordings / 1 Comments
"-(第三天 #2)—————————————————————————– (2010.3.8 20:26 ) —<798--北京 大山子>---- • 北京-被吸引人的新的地区; 798 昨天我去了大山子,随便走走并看了好几个地方。 • ..."
starlebelle
204 Characters / 0 Recordings / 0 Comments
"http://www.zxmh.cc/html/book7676/ Can someone read chapter 1 or if it's not a trouble ..."
Middleearthling
Incomplete
Middleearthling
63 Characters / 0 Recordings / 0 Comments
"我想打炮/ 我想做爱。 你有避孕吗? 请你带保险套 你有月事吗? 你有月经吗? 我的月经来了。 童男子 处女 口臭 我想你 来电"
adweezy
13628 Characters / 0 Recordings / 3 Comments
"(alphabetized by PinYin romanization) A ai qing pian - 爱情片 - romance ..."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