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st...

Do you want to get language learning tips and resources every week or two? Join our mailing list to receive new ways to improve your language learning in your inbox!

Join the list

Chinese - Mandarin Audio Request

devjarv
2263 Characters / 1 Recordings / 1 Comments

博阿茲•魏因斯坦(Boaz Weinstein)走近麥克風。

魏因斯坦以前是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的交易員,目前是一位對沖基金經理,也是全球最傑出的信用產品投資者之一。他將向一群聽眾講述自己的重大投資構想。他這次演講是收費的,票價高達1500美元。

魏因斯坦是在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位於麥迪遜大道(Madison Avenue)的辦公室中講述上述構想的。

當時是2月份,他在那次慈善投資會議上說道:“買入CDX.NA.IG.9吧。”他解釋說,它的價格存在“很大的折讓”。

有些投資者或許是首次聽說IG.9。IG.9是一個指數,由一系列被稱為信用違約互換(CDS)的衍生品構成,與北美100多家投資級公司的信用質量掛鉤。

它當然不會是最後一個這樣的產品。

據信,魏因斯坦是最早註意到該衍生品指數的交易狀況存在令人不安的古怪之處的人士之一。上上周,也就是在他提示買入IG.9的三個月之後,IG.9成了華爾街的話題(真令人難以置信),因為摩根大通披露稱,它在該指數上的巨額交易據信出現了令人震驚的20億美元虧損。

摩根大通沒有披露其交易活動的細節,但對沖基金們對此已有自己的推斷。這些頭寸是摩根大通不為人熟知的首席投資辦公室(CIO)建立的。

與摩根大通投行交易業務的多姿多彩相比,由艾娜•德魯(Ina Drew)掌管的CIO顯得單調乏味。CIO負責對沖摩根大通日常業務產生的規模龐大的信用敞口,並管理“多餘的存款”。德魯曾在已破產的對沖基金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中任職,是華爾街最有權勢的女性之一。

現在,這個部門就要變得臭名遠揚了。

在2011年中期,歐元區危機結束看似遙遙無期,人們對美國經濟日漸擔憂。CIO開始考慮採取大的動作,對沖摩根大通的整體信用風險和既有交易頭寸。摩根大通當時面臨兩個問題。第一,直接做空信用衍生品成本高昂,因為摩根大通並非僅有的一家對未來感到擔憂的機構。第二,市場的波動性可能會在短期內讓任何單向頭寸(無論是做空還是做多)受到懲罰。

摩根大通希望,CIO展開的交易能同時解決這兩個問題。

CIO的交易員考慮“做空”信用指數,這一構想與認為信用市場應會“回調”的想法相符。但據熟悉這筆推測中的交易的人士表示,CIO並沒有做空整個指數,而是買入了針對特別構建的次級信用產品籃子(稱為份額產品)的信用保護。此類保護價格高昂,而且容易出現波動。因此,在這筆交易的第二部分,摩根大通賣出了針對整個IG.9指數的信用保護,以此來做對沖。

在這種交易機制下,為了達到“市場中性”狀態,從而最大限度地為這筆交易做好對沖、抵禦波動性,並抵消空頭頭寸的成本,摩根大通賣出的較便宜的針對整個IG.9的信用保護,必須比它買入的較昂貴的空頭份額產品多出許多份。

總的來說,如果信用市場回調傷及某些投資級公司,但沒有嚴重到傷及所有投資級公司,這筆交易就會盈利。一段時間以來,這種策略行之有效。2011年下半年,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等投資級公司陷入破產,令摩根大通上述交易的空頭部分獲利匪淺,尤其是其中旨在從異常破產中獲利的產品。

但到了去年12月份,歐洲央行(ECB)向市場註入了大量流動性,引發了被某些分析師稱為“最猛烈信用市場回升”的走勢。

但摩根大通上述交易兩部分頭寸的變動關系,卻背離了該行此前的預期,這意味著這些頭寸開始得不到完全對沖。摩根大通繼續賣出針對IG.9的信用保護,導致定價出現扭曲,而越來越多的對沖基金註意到這種扭曲並試圖從中謀利。BlueCrest Capital、BlueMountain、Lucidus和CQS之類的對沖基金嘗試從中套利,但這種扭曲卻“不肯”消失。

一位著名的對沖基金經理嘆道:“過去9個月里,我們之所以不以72美分的價格購買實際價值1美元的東西,主要原因就是認為存在這麽一個彈藥無限的對手方。”

矛頭很快指向摩根大通。4月初,對沖基金們開始向媒體曝料。

在寫給彭博(Bloomberg)和《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文章中,匿名的基金經理們抱怨摩根大通在衍生品市場建立巨大頭寸。他們準確地指出,摩根大通CIO駐倫敦的法國交易員布魯諾•伊克希爾(Bruno Iksil)實施了這些交易。伊克希爾外號“倫敦鯨”,因為他在市場上有著巨大的影響力。

數天之後,在一個面向分析師舉行的財報電話會議上,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傑米•戴蒙(Jamie Dimon)稱報道中提到的情況“只不過是茶杯里的風暴”。

知情人士透露,戴蒙向運營委員會表示,局勢在掌握之中。

但對沖基金們表示,隨著信用市場在4月份急劇惡化,上述交易越來越難以駕馭。其多頭頭寸的規模不斷擴大,最終吞沒了整個市場。這筆交易的兩部分已無法再保持平衡。

摩根大通立即從投行部門抽調了兩名頂尖的風控經理,幫助評估該交易、交易模型及模型的假設條件;二人發現的事實讓摩根大通不得不尷尬地徹底改變此前的態度。

上上周,戴蒙披露稱,這筆交易的虧損按市價計算已達20億美元,而且CIO的一個關鍵風險管理模型是“存在缺陷的”。

即便是現在,摩根大通的虧損幅度對於對沖基金來說依然是一個謎。有傳言稱,伊克希爾的頭寸可能掩蓋著CIO內部的其他虧損。

與此同時,對沖基金經理們已把這一造成巨虧的對沖視為某種史詩般的事件。一位經理表示:“它不是一頭巨鯨那麽簡單,它簡直就是整個大西洋。”

Recordings

Comments

Sean
June 8, 2012

a little correction:
In traditional Chinese, we still make difference between“週” and“周”,“裡”and“里”. So, the more correct versions are“上上週”, “過去9個月裡”. But “上上周” ,“過去9個月里”would also be understood.

Also,“to notice”is“注意”and“to pour, to inject”is“注入”;“注”with the water radical “水”.